中国印刷简史研究

2022-03-09 12:39 深圳旭天印刷
二维码
118

张秀敏先生与中国印刷简史研究,张秀敏先生,字地展,清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出生。四岁时,他在这个村子上小学,然后转入崇仁镇的高中。毕业后,他就读于盛县中学,学习了两年。后转入宁波思明中学(美国长老会和浸信会合办),第一次接触到美国老师。在校期间,我对医学产生了兴趣,并在学校图书馆浏览了健康和医学书籍。高中快毕业的时候,他在中文课上读了黄炎培的《陈嘉庚先生毁家兴业》。他认为陈先生在南阳做生意的收入不是为了个人的安慰。以无私的精神,建立一所综合性的厦门大学,实属罕见。我还看到学校的招生规定说成绩优秀的学生可以拿到陈嘉庚奖学金。海边的教学楼,风景如画,非常令人向往。1998年,他到上海招生办报考中国印刷简史研究,被录取。

在厦门大学期间,他就读于文学院国学系,同一个班只有四五个学生。李立先生(孙以让的弟子)、朱贵尧、肖秉石等,学习了《管子》、《老子》、《庄子》、《史记》、《文心雕龙》等中国印刷简史研究课程。除了必修的汉语和英语外,法语、日语、德语、拉丁语等课程也是选修课。在校四年期间,他利用业余时间在图书馆自由阅读,为以后的研究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在阅读了英国人 (TH Horne) 撰写的关于参考书目的介绍性书籍后,我开始对西方版本产生了兴趣。宋版纪事及解题目录将记录在案的宋黑板书,按照刻字日期的先后顺序,编成目录。高宗、孝宗、广宗、宁宗、理宗(北宋也有草稿),后来出版了《宋孝宗时代刻书》《宋广宗时代刻书》两篇,即从目录中摘录和改编。

在校期间,发表《四库总目史部与杂文支部编目评述》和《书目迷案初稿》两篇中国印刷简史研究。发表于《厦门大学周刊》。梳理。他还写了一篇《宋书与摇书》,比较了宋版与15世纪欧洲摇篮书的异同,发给天津《国文周刊》。先生只是二十出头的学生。这是智先生印刷史上的第一部作品,对先生的一生影响很大。1930年至1931年,写毕业论文《宋活字试》,获学士学位文学学位。先生的学术兴趣可见一斑。

由于成绩优异,他每年都获得厦门大学的奖学金。先生深厚的国学和外语功底也来自于这段时期的学习。那个时候,大学毕业生很少,找中国印刷简史研究工作也很困难。李立先生非常关心他的前途,将他发表的论文推荐给时任北平图书馆副馆长的袁同立先生。袁先生立即以博物馆的名义发了一封信,说新馆需要人,请速来。毕业典礼前,先生乘海路北上。在北京图书馆工作了40年。

在《宋活字测试》中,先生曾写道:

十九世纪初,英国书目学家(TH)说:在书目中,没有什么比印刷史更重要的了。因此,他的书还有几页关于中国木版印刷的方法。后来西方学者对这个问题做了很多研究,但尚未完成检验和鉴定,存在许多谬误。哥伦比亚大学教授(TF)大学出版了《中国印刷术的发明及其向西方扩张》一书,后来登上榜首。可以说是各个学派的巅峰之作。它汇集了中西资料,融会贯通,得到了博学之士的帮助,其成就远非前人所能企及。顾七书也是难免的:比如宋代大藏经的刻印只持续了开宝五年,并没有说刻在蜀中福州东禅寺和开元寺二人)藏族,前浙江湖州四喜藏族

《书林清华》卷八记载宋代以来活字碑,明代详略略逊于宋代,其论宋也不过三四百字. 印刷的书法只是对王的《农书》和《武英殿聚珍版程序》原文的汇编,以填补空白;而且校对不准确,汉字很杂。宋活字版亦摘自《梦溪笔谈》和《天禄临郎》约百字,可追溯至明清两代大藏书家,但口中字数,松板的线、鱼尾、线,而在天水活字版中,也没有系统的记载。也就是在《玉玉丛考》和《纪事诗集》里随便提到的,都不算。听说贾英尊有一本《活字目录》(原书没看过),不知道有没有中国宋代活字版。是书的描述吗?此外,德国对中国活字印刷的历史及其在韩国的发展有十五处简述。我不知道它的书是怎么讲宋活字的?印刷史,从它在书目中的地位就很重要,而宋代活字版是世界印刷书籍史上的鼻祖,也就不讨论了,这不是经典吗?这就是这篇文章的原因。

可见,卡特先生的专着与他生前的中国印刷史有关。卡特著作的出版无疑刺激了中国人民,引起了学者们对印刷史的兴趣。1926年以来,向达先生的译着陆续发表在《图书馆学季刊》上;同年10月,张银林先生翻译了荷兰汉学家JJL在《学衡》杂志上的文章,并实际翻译了卡特的成果。刘林生节的译本出版,题为《中国印刷起源史》,被收入《世界名著汉译》。学界对卡特著作的反应由此可见一斑。

20世纪初,对中国版画史的进一步研究,包括孙毓修的《中国雕塑的起源》(1908)、叶德辉的《清书》(1911),对中国版画和活字版的相关史料进行了整理,后者还整理了刻书、钞票、历代藏书等资料,影响很大。

丈夫进北京图书馆时,看了好几章向达先生翻译的卡特著作,觉得很有价值。我觉得印刷术在我们国家是一项伟大的发明,而这本书不在外人之手,我立志要写一部中国印刷史。因此,我特别注意印刷史资料。用了两年多的时间,阅读了当时馆藏宋版书籍约355种,编纂了两卷《比图宋版书集》和两卷《宋版刻工名录》。手稿现存。他还阅读了明嘉靖复刻的《永乐大典》残本200余部。在过去的几十年里,他涉足了数千部地方志,诗集、笔记本小说、日西文版目录图书在大型图书馆中,并已成为中国印刷品。广泛用于历史研究的数据来源。

袁同礼先生在掌管图书馆的时候,什么事情都是他一个人做的。他不仅让它发挥了公共图书馆应有的功能,还把图书馆变成了学术研究机构,并招募了向达、赵等一批有专长的学者。万里、谢国祯、孙凯迪、王崇敏、谭启祥等,一时间汇聚了繁华的人才。在这种浓厚的学术氛围中,先生也受益于相互学习的熏陶。先生主要在图书馆做编目工作,这是一个相对平静的时期,历史圈的环境相对稳定,学术规范建立起来。7月7日事变后,感受到被征服的痛苦,他开始研究安南的历史。抗战胜利后,文革前,他重操旧业,开始研究中国印刷史。

1952年10月,为配合中国印刷图书展,撰写《中国印刷术的发明及其对亚洲各国的影响》一文,发表于《光明日报》,后由《文物参考》转载。 . 这篇文章发表后,受到学术界的好评,故应邀扩充这篇文章,撰写《中国印刷术的发明及其影响》一书,1958年由人民出版社出版。日本著名历史学家神田喜一郎亲眼所见,深受好评。1960年被译成日文,由广山秀吉出版。曾经,在日本、苏联和美国的出版物中介绍或报道了许多书评。

由于缺乏早期实物,对印刷术的由来众说纷纭。本书根据对历史文献的详细考察,推测雕版印刷术是公元7世纪唐代发明的。这是一个非常合理的结论。它得到了学术界的普遍认可。活字印刷的研究是本书最勤奋的部分之一。以前谈活字印刷史,先讲毕生,然后跳到元王镇,从王镇到明华史、安史。本书引用了杨谷和马承德的活字印刷书籍,填补了王震前后的空白。在描述金属活字时,还讨论了铜版、锡版和印刷钞票。描述套印后,还附上蜡印的来历,都有独到的见解。过去,关于泥塑活字印刷的材料,我们只知道宋代毕升发明的,此后再无使用记录。在王先生的书中,我们收集资料证明,泥活字在元清两代也有使用。粘土活字的记录是相互联系的。

印刷术是中国古代的重要发明之一。它极大地促进了世界文化的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然而,中国印刷的影响在以往的研究中很少提及。卡特的《中国印刷》在《发明及其西方传记》一书中,只讨论了在西方的传播。中国印刷技术对韩国和日本的介绍含糊不清,除伊朗以外的其他亚洲国家也完全没有提及。本书以《李朝世录》等资料为基础,阐述了韩国铜铅活字在世界印刷史上的地位;他还指出,元朝末年有大量中国雕刻师在日本刻书,为日本印刷业做出了贡献;还介绍了越南、琉球古籍刻版情况,并讨论了中国天主教徒在菲律宾创办书籍印刷业的情况。这些成果弥补了卡特著作的不足,经常被中外学者引用。

中国印刷术的发明及其影响》只是中国印刷史的前两部。主体部分,从唐五朝至清末,仍需深入研究。1961年前后,吴晗先生发起编写《中国历史丛书》,应邀撰写《活字印刷史》,1963年首版,后多次再版。后来,他发表了近30篇文章,专注于活字印刷史的研究,特别是铜活字、泥活字、木活字等方面的研究,进一步挖掘发现了许多新的史料,使被学术界广泛接受。评价很高。

1971年退休返乡后,潜心撰写《中国印刷史》。他在北京图书馆工作了40年,珍本书很多,资料也很丰富,所以他的优势在于能写出如此全面的通史。1984年,该书的手稿完成,1989年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50多年潜心研究的成果终于面世。这是一部全面、详尽、系统的中国印刷史著作。它不仅丰富了人们对该主题领域的理解,也填补了该领域的空白。在研究中,增加了一个重要的章节。本书对《中国印刷术的发明及其影响》作了许多补充,“ 内容广泛,注重细节,50万字,涵盖了印刷术发明以来的千年书刊刻印。历史,详细论述了雕刻的地点、雕刻的内容、雕刻的特点、雕刻师的生平事迹,以及各个时代的各种雕刻方法。书籍以外的其他各种印刷材料,如版画、年画、报纸、纸币,以及印刷中使用的各种材料,如纸张、墨水等学习工具,也提供了新鲜的材料和独特的见解。这是我见过的最完整、最系统的综合性作品。” 涵盖了自印刷术发明以来的一千年来所有书籍的雕刻和印刷。历史,详细论述了雕刻的地点、雕刻的内容、雕刻的特点、雕刻师的生平事迹,以及各个时代的各种雕刻方法。书籍以外的其他各种印刷材料,如版画、年画、报纸、纸币,以及印刷中使用的各种材料,如纸张、墨水等学习工具,也提供了新鲜的材料和独特的见解。这是我见过的最完整、最系统的综合性作品。” 涵盖了自印刷术发明以来的一千年来所有书籍的雕刻和印刷。历史,详细论述了雕刻的地点、雕刻的内容、雕刻的特点、雕刻师的生平事迹,以及各个时代的各种雕刻方法。书籍以外的其他各种印刷材料,如版画、年画、报纸、纸币,以及印刷中使用的各种材料,如纸张、墨水等学习工具,也提供了新鲜的材料和独特的见解。这是我见过的最完整、最系统的综合性作品。” 书籍以外的其他各种印刷材料,如版画、年画、报纸、纸币,以及印刷中使用的各种材料,如纸张、墨水等学习工具,也提供了新鲜的材料和独特的见解。这是我见过的最完整、最系统的综合性作品。” 书籍以外的其他各种印刷材料,如版画、年画、报纸、纸币,以及印刷中使用的各种材料,如纸张、墨水等学习工具,也提供了新鲜的材料和独特的见解。这是我见过的最完整、最系统的综合性作品。”

中国印刷史》论述了唐、五、辽、金、西夏、大理、元、明、清(与太平天国)的印刷概况。官私版,刻版书店,刻版特色,各朝活字版。还讨论了印刷版的内容,略沿用四部分,稍作改动。府邸原为明代独有,虽早被人注意到,但并不全面;明代宦官出书刻书,历代亦未见;官印版和私校刻版丛书是清代的特色。鸦片战争后,西方石版画和铅版画被进口到中国。该书更正了石版画传入中国的时间,描述了铸造中国版画的曲折。关于明无锡华氏铜活字印章,徽派版画黄姓刻,历代文人宗谱颠倒,书已更正。本书还兼顾了印刷与社会文化发展的关系,是中国文化史上史无前例的杰作。这本书已经更正了。本书还兼顾了印刷与社会文化发展的关系,是中国文化史上史无前例的杰作。这本书已经更正了。本书还兼顾了印刷与社会文化发展的关系,是中国文化史上史无前例的杰作。

中国印刷史》出版后,在学界引起极大反响。胡道靖先生说的?“尊竹的出版成就了最早发明造纸印刷术的故乡,从此有了一段中国人书写的特殊历史,是文化史、科技史、国民教育史上的一次光辉盛事。衷心祝贺。”著名历史学家谭启祥教授说:“内容丰富详实,无疑是史无前例的,后人恐怕难以超越。”美籍华裔钱存勋教授说:“先生。”他对印刷史的贡献,为各国领导人所钦佩。这部杰作参考《中国印刷史》 获得了出版界的奖项。它名副其实,令人钦佩。我想再次表示祝贺。” “本书数据丰富,内容充实包装印刷,分析详尽,见解独到,正如前言所述。“另外,国内外书评也不少,有人评论过?” 早在1958年,张秀敏就发表了《中国印刷术的发明及其影响》。当时日本学者神田喜一郎的评价是一本“很诚恳的书”。一本真诚的书。现在这本《中国印刷史》也值得这样评价。因为这里面绝对没有哗众取宠的地方,也没有马虎的地方。读这样一本书,

由于对中国印刷史研究的突出贡献,1987年,《中国印刷史》(校样)荣获首届中国印刷史上最高奖项“毕生奖”和“森泽伸夫奖”后获中国科技史学会科技史著作“荣誉奖”(1989),中国图书奖二等奖(1990),一等奖)华东优秀图书奖(1990),1997)。台湾印刷业也出版了《中国印刷史》豪华版(更名为《中国印刷史》)。

他关于中国印刷史的文章和书籍不仅内容丰富、数量可观,而且分析细致、结构严谨、观点独到,尤其是他的文章的特点。孜孜不倦。”顾廷霖曾就写书之难说:“必须在前人之前完成,后人不能没有的,然后去做。”先生的写作,不愧是这样。梁启超先生说:“文物史要专一,二不能贪。如果你能用毕生的力量创作一部特殊的文物历史,它在历史圈中将具有不朽的价值。”,这就是“不朽价值”的证明。近年来,国内外学者对中国印刷史的兴趣日益浓厚,发表了多篇论文和专着。大家热切期盼着张先生的《中国印刷史》修订版的出版。



宋孝宗时代刻书概论中国印刷中国印刷术的发明及其对亚洲各国的影响》,1952年9月30日《光明日报》,同年再版《遗物参考》(后更名为《遗物》)第四期(共28期)收入《木版印刷的起源》,印刷工业出版社,1990 年,第 365-390 页。亦载于《中国图书》,商务印书馆,1994年,第164-186页。《中国印刷术的发明及其影响》中国印刷,人民出版社,1958、1978年再版,台湾文史哲出版社,1988年。1960年日文版,广山秀吉译,博士序言神田喜一郎收入《历代刻书概论》,印刷工业出版社中国印刷,1991年,188-199页。中国印刷史年表,第10期(1985年11月),中国印刷第11期。我喜欢看钱存勋博士的英文版《纸与印刷》,《中国印刷》,1986年5月,第12期。唐初以贞观论七世纪雕版印刷之三论,中国印刷,1987年2月第15期。收入《木版印刷的起源》,印刷工业出版社,1990,189-196页。中国活字印刷简史,中国印刷,1989年2月-1990年2月,23-27日。收入《活字印刷的起源》,印刷工业出版社,1990年,6-65页。《中国印刷史》,上海人民出版社,1989。论印刷史与印刷史,《中国印刷》,1991年11月第34期,85-86页。收入《中国印刷年鉴》,印刷工业出版社,1992。明华世惠通博物馆的活字铜版是锡活字本吗?,《中国印刷》,1992年8月,第37期,88-89页。关于《中国印刷史》阅读笔记的讨论,《中国印刷》,1993年5月第40期,第4期,115-117页。英山有没有发现活字发明者毕升的墓碑?,《中国印刷》,1993年11月,第42期,83-85页。亦收录于《北京图书馆学报》1993年3、第4期(共5-6期),第63-65页。收入《中国印刷年鉴》,印刷工业出版社,1993。《略论宋代版画》,《中国印刷》,1994 年 4 月,第 44 期,第 30-33 页。载《中国印刷史学术研讨会论文集》,印刷工业出版社,1996年,49-56页。《中国印刷年鉴》,印刷工业出版社,1995。湖北英山发现活字发明者毕升墓不可信,《印刷技术》,1994年3月第51期。英山毕升墓碑再考,《中国印刷》,1994年4月,第44期,75-76页。《重问英山毕升墓碑》,载《中国印刷史学术研讨会论文集》,印刷工业出版社,1996年,第267-273页。宋代版画业期刊书考,《印刷技术》,1994年6月,第1卷。10,第 4 期,第 76-111 页。《中国活字印刷史》(与韩琦合着),中国图书出版社,1998。不可否认中国的印刷权发明,《印刷技术》,第1卷。15,第 1 期,1998 年 9 月,第 20-25 页。再论不可否认的中国印刷品库存权,《第五届中国印刷史学术研讨会论文集》,中国印刷博物馆,1999。再次,不能否认中国的印刷发明权,以及我对1998年在韩国发现《五沟精光陀罗尼经》手稿的看法,《印刷技术》,第1卷。16,第 5 期,2000 年 9 月,第 86-89 页。不可否认中国印刷术的发明——再论朝鲜发现的佛经为唐代印刷,《中国印刷》,2000年第8期。论刻版印刷起源于山东的观点,《印刷科学与技术》,第 1 卷。17,第 1 期,2001 年 3 月,第 89-92 页。中国印刷,2001年第3期,41-43页。收入《中国印刷年鉴》,印刷工业出版社,2001。







昵称:
内容:
提交评论
评论一下